醉在“春铃”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17-03-30 17:54 阅读:

  春,携着琼脂玉香的美文姗姗而来。我,倘佯在万紫千红的花海中,聆听那来自白云深处的天籁,熏风轻轻敲叩着素笺上“她”或“他”的名字。


  总以为春是动人的。动的让你的情愫难掩,尽是柳眼梅腮。贮足凝目,“远烟笼碧树,陌上行人去”。抹抹鹅黄,皴皴粉笔;剪剪红蕊,刀刀垂绿;全然是烂漫的物象。


  “气之动物,物之感人”。春景迷离。让我颇为难耐的是清韵轻拂,欲静则动,欲动犹静,撩着心扉,让你恍惚在萌赏之中。正如元人白朴的《天净沙·春》:“春山暖日和风,阑干楼阁帘栊。杨柳秋千院中。啼莺舞燕,小桥流水飞红。”本就是诗陶志,再兴以流乐,犹若步入自然之美的梨园剧场,兴发感遇,非歌不悦也。


  “好雨知时节,当春乃发生。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。”杜甫当是曰雨恋春。宋人作《汉宫秋》:“梅萼知春,见南枝向暖,一朵初芳。冰清玉丽,自然赋得幽香。”亦为咏梅惜春。在我看来,恋春知春惜春者皆莫过于那些才女们。


  唐朝的薛涛在《春望词》里抱怨:“那堪花满枝,翻作两相思。玉箸垂朝镜,春风知不知?”曾经的红颜,几度萧索在心头。宁可同春天一同逝去,谁愿闭门孤守。


  宋女朱淑真惜春成愁:“风日迟迟弄轻柔,花径暗香流。清明过了,不堪回首,云锁朱楼。午窗睡起莺声巧,何处唤春愁?绿杨影里,海棠枝畔,红杏梢头。”信步在春的花间小径上,芳香盈腹。但情结恰恰被锁在绿杨影里,红杏枝头。那是书不尽的情劫,“一枝春欲放”,“彤霞晓露痕”。


  不知何故,总觉得春是飘逸状的尤物。欲撷不露,欲收无形,欲摹无影。但那声音却是熏风般的“铃”动。


  穿越时光的隧道,数不尽的天籁从简牍淡墨中传来。


  “春来引步暂寻游,愁见风光倚寺楼。正好开怀对烟月,双眉不觉自如钩(唐·王霞卿《题唐安寺阁壁》)”。春轻轻摇动了“她”的门楣,相思悄悄折弯了眉尖。


  常常思忖,春与诗是伉俪。知春就爱诗,爱诗必怀春。因为那只阙组词渲染的尽是春色,至于每一个个字符都是敲动心“铃”的春风。当然,宫、商、角、徵、羽不乏其采。


  宋女阮氏《花心动》唱婉:“柳摇台榭东风软”,“断魂远,闲寻翠径。”抒发的是梦回仙苑春浓。


  明·顾若璞感叹:“恨零星,语零星,正是春归不忍听。流莺啼数声。”尽管命运不济,但春情不凋,她创办的蕉园诗社春意盎然,留下了一串串国风“铃”精。


  余光中有篇诗歌云:“只因我的心是高高低低的风铃,叮咛叮咛咛,此起彼落,敲叩着一个人的名字”。我想,那风铃应该是“春铃”,饱含了他自己情感的春风,春情。


  沐浴着春的美好,咀嚼着悠香的文字,犹如香茗醍醐,泉甘佳酿,一缕缕“铃”动从素笺上袭来,醉了我也醉了春。


  “春铃”,那是一颗颗奔放的心。假林清玄的妙语:“生命即使走过了,也会留下动人的痕迹!”


  声明:本文转载于互联网,如有版权问题,请联系我们删除


赞助推荐